各种日常脑洞的产出地|
欢迎移步↘
另一个手写号丠彐qiuji747

  若水。  

『薛小侯爷来也!』(六)

#he#中篇#ooc#攻受不定#不坑正在填

1.
秋末冬初的日子总是不好熬过去,书院门口的小树苗都变得蔫巴巴的,耷拉着枝条,死气沉沉地随风摆动。

府邸里还未到燃炉子的时候,可是今年这天儿,说变就变,小风儿一吹,薛小霸王止不住得哆嗦。

[这杀千刀的.....天气!]哆哆嗦嗦一句话都说不完整,还是扛着冻在街头巷尾窜来窜去。

[少爷,您何必亲自来一趟呢,交给阿福我保准办的妥妥贴贴的啊]看着自己少爷为爱遭罪,家仆阿福很心疼。

[这是哪的话儿,晓星星的事儿当然要我小侯爷亲自出马!]薛洋冻红了脸大声抗议,一句话倒也因为激动说得顺溜儿。

2.

[老板,小爷我听说你们家进了一批好货哦~]薛霸王边走边转悠,肆意打量这家铺子。

古色古香的铺子,看着倒也雅致。

薛洋一挑眉,掌柜的两条腿都软了。

虽说这小霸王自从进了学堂后就收敛很多,可是掌柜的看着这张稚气未脱的少年脸还是怕的厉害,谁让当年薛霸王的恶名都快传到边境呢!

[小侯爷看上什么只管说便是,何必亲自来一趟呢,这天寒地冻的,]掌柜的给伙计使眼色,[还不快给小侯爷上座沏茶,还有,把去年没用完的暖炉拿出来给小侯爷暖暖手!]掌柜的心疼暖炉,可是为了赶快送走这霸王倒也狠心拿出来。

薛洋心里笑开了花,还是故作严肃道,[不麻烦了,不麻烦了,今天小爷我来是为了那把象牙扇子。]

掌柜的闻言色变,怎么又是那把象牙扇子啊。

[哎呀小侯爷,实在是不巧的很,这把扇子已经被人预定了。]两边都得罪不起,掌柜的痛心疾首说,[那看来这把扇子同小侯爷没有缘分,但是咱家还有其他.......]

看着掌柜的不想给,薛洋这下子是真生气了![什么预定了?没拿走就是无主的!这扇子小爷我是抢定了!]语罢,也不管后果,气冲冲的抓着扇子就走,临走还不忘告诉掌柜的就说,薛家小侯爷拿走了。

3.
拿到扇子的薛小侯爷美滋滋的,好像已经看见了晓星尘对着自己温暖的笑。

晓星尘的笑是雪山上第一块融合的雪冰,是山谷里第一只开口唱歌的黄莺的鸣叫,只需一点点,就能引得叫薛洋的山脉层层回响,群山回唱。

一步做两步,薛洋翻墙进入晓府,直冲晓星尘的房间,可怜在墙外吐槽少爷不走寻常路的阿福。

4.

刚刚得到家仆通知的晓星尘看着桌子蹙眉,薛洋何时喜欢那把扇子了,心下明了,又笑了起来,阿洋怕不是个小傻子。

[晓星尘!晓星尘!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屋外天寒地冻,屋内四季如春。屋子里的热气激得薛洋的脸越发红扑扑,衬得眼睛越发明亮,像个镜子一样,晓星尘在里面看到了自己。

晓星尘看着薛洋还拿着扇子未藏在身后的手,笑意愈浓。

顺着晓星尘的视线,薛洋也恼了起来,怎么一着急就忘了藏呢?!

藏不住的还有那颗写满喜欢的心。

5.

薛洋看着晓星尘真心喜欢的笑颜,心下也十分高兴,回府路上开心的又蹦又跳。

在府中等着原来预定扇子的人找上门来,等了一天也未见人。

薛洋摸摸脑袋,可能这大概就是运气好吧。

晓星尘打开扇面,望着薛府方向。薛洋什么时候才能想明白今日之事呢?

想不明白也罢,两个人在一起,一个人聪明点能过日子就行了。

决定先填这个坑 ✨如果确定晓薛或者薛晓会去掉另一个tag
前文在最后一个tag.

评论(6)
热度(20)
© 若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