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日常脑洞的产出地|
欢迎移步↘
另一个手写号丠彐qiuji747

  若水。  

『若星』[上]

#he#ooc#现代#略聂瑶

薛洋认识晓星尘还有一个不美好的小插曲。

那天早上薛洋一觉醒来就差点迟到,没顾得上吃早饭就急匆匆的奔去学校。

少年本就瘦弱,又在长个子需要营养供给的青春期。大夏天的,跑来已经满身汗液,[真是臭烘烘的。]薛洋嫌弃的想。

少年在水龙头草草摸了把脸,又顺便捋一捋头发。

做完这一切,上课铃响。薛洋又一次的助跑奔向教室,赶在绵长铃声结束前踏进教室。

蓝启仁在教室里正好要抓典型,看见踩点到的薛洋气不打一处来,就拿这小子开刀了。

[薛洋啊,你起早几分钟有那么难吗?天天踩点到是想引起谁的注意?]苦口婆心的教导并没有让薛洋面露愧色,薛洋心想,铃声都没有打完呢,算什么迟到啊。

于是就目中无人的径直走向自己的位置,拉开凳子坐下。

蓝启仁气得吹胡子瞪眼,[薛洋!你给我滚出来!在外面站一早上!就不信治不了你这个坏毛病]说着过来拽着薛洋往外走。

薛洋顺从的站在了外面,乐得清闲。正好自己还不想听那劳什子的课呢。

天有不测风云。

走廊里的穿堂风吹的薛洋一个哆嗦,早上各种透支的身体现在开始爆发,薛洋眼前有些发黑,耳朵也鸣叫不止,嗡嗡声挤破耳朵传入大脑,没有办法思考,想叫也发不出声音,薛洋凭着本能靠墙滑下,世界的声音突然一阵清晰又急促化为死静,薛洋晕倒了。

晓星尘看见薛洋时,薛洋的屁股差一点就要和地板进行亲密接触。

晓星尘扶着眼睛紧闭的薛洋不知所措,感受薛洋的鼻息,柔软微热的鼻息打在晓星尘的指关节上,晓星尘抑制着自己手指奇异的感觉。

还好,虽然有些微弱,但人没事。

三好学生晓星尘没办法见死不救,于是当机立断背起薛洋去医务室。

走之前,抬眼看了看,【三年f班】。

薛洋看起来瘦弱,但实际不轻。

晓星尘有点气喘的对蓝启仁说,[蓝老师,你们班同学在外边晕倒了。我正打算背他去医务室。]

[阿洋!]金光瑶最先发现在晓星尘背上奄奄一息的薛洋,不等老师指示就奔到门边查看薛洋状况。

蓝启仁生闷气,这兔崽子什么时候这么娇弱了,但还是有些担心说,[那金光瑶你和晓星尘同学送薛洋去医务室,有什么紧急情况打我电话。]

[好的,老师。]语罢便扶着薛洋同晓星尘一起走了。

金光瑶与晓星尘没有交情,却也有耳闻晓星尘的爱管闲事和帮助弱小。

果然如传闻一般。

到了医务室知道薛洋没事之后,晓星尘还有事就不做停留离开了。

薛洋睁眼时发现自己在医务室床上躺着,歪头就看见坐在旁边和自家大哥发短信热火朝天的金光瑶。

难道是这个矮子把自己背过来的?思及此,薛洋面露不自然之色,以后谁再说金光瑶一米五他就打谁!

金光瑶还不曾知晓自己的身躯在薛洋眼里突然高大起来,一边编辑信息一边抬头分神说,[这次你可欠晓星尘一个人情了哦...是人家放着手边急事把你背过来的,累的气喘吁吁的哦..]语罢,笑得暧昧至极。

晓星尘?是那个狗拿耗子晓星尘,自己晕倒前感受到温暖怀抱竟是他。

薛洋最不爱欠人人情,尤其是不熟悉的人,感觉恢复的差不多了,喝了点糖水就跳下床。

喝过水的少年唇色红润,因为还有点虚弱倒也没有平日里的嚣张跋扈。倒像是学校里跑来跑去爱黏人的猫咪。

思索着怎么还晓星尘这个人情。
看着好友还不放手机的浓情蜜意,薛洋没眼看了,打消了咨询金光瑶的想法。

遂一个人在学校里游荡,篮球场传来的嘈杂声引起了薛洋的注意,脚步不由走到操场。

[加油加油!晓星尘加油!]周围围着的女生叽叽喳喳,薛洋总算听清了其中几句。

原来晓星尘在这啊,薛洋挤进人群,没几下便到了前排。

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少年面庞充满水渍,水流滑过喉结,流向未知处。

薛洋有些看呆。

少年充满阳光气息的笑颜冲他看来,也是啊,一群女生里面挤进一个男生,很是显眼。

正是上半场结束。晓星尘向薛洋走来。

薛洋不由自主的回一个笑,伸出手朝晓星尘摆摆手,就像是他们认识了很多年一样。

晓星尘走近,这才认出当前睁着眼睛朝他笑的少年是之前不久在他背上奄奄一息的少年。

闭着眼的少年像只溺水小猫,睁着眼笑着的少年像...像什么呢...晓星尘形容不出来。

这双眼睛笑起来怎么这样美,像是蕴藏了银河,突然好想让他一直这样笑着。

夜里无星的时候就盯着这双眼看。

好奇怪啊,明明是白天,可是我却在这双眼睛里看见了星星,灿若星眸不过如此。

晓星尘想。

____________初见。

评论(2)
热度(32)
© 若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