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日常脑洞的产出地|
欢迎移步↘
另一个手写号丠彐qiuji747

  若水。  

『为你,千千万万遍』(第一遍)中

#he#中篇#薛晓薛#将军晓x重生穿越洋x被迫腹黑太子宋

晓星尘到了府中用了膳就以多日奔波劳累过度为由与薛洋别过,回到房间歇息。

歇息什么呢?晓星尘心中为自己的小心思所耻。

这少年如此信任你,你又怎能心怀鬼胎,并不真心想帮他找到如意郎君。

也不细细听少年描述的面容与性格,现在好了,什么都不记得。这可如何是好...

薛洋兀自说完自己要寻的人时,晓星尘还一动不动注视着同一个地方。

苦笑一下,道长好像并没有听到,也罢,那人本在眼前,何必大动干戈的寻找。

两个人心怀鬼胎的相处,最后客客气气的互道再见。

薛洋没想到这一面之后竟有七天都未曾与晓星尘碰面。

薛洋这日便沉不住气了,捉住一个家仆问,[你家主子这几日可是公务繁忙?]

东院里住着个好看男人的流言早已传开,自家主子这几日性情奇怪,平日里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变得经常蹙眉经常发呆。

这家仆也是个机灵的,心思一转说,[公子莫担心,我家主子忙起来就没个人影。主子他无意怠慢公子。]试图在这位好看公子面前说遍了夸他们主子的场面话。

听了这话,薛洋便明白了。
这一世的晓星尘在躲他。

与家仆客套几句便走出晓府,薛洋感觉身后有人跟着自己,似乎不像是寻仇,倒像是保护。

心中一暖,又思索着自己该如何为了晓星尘而杀掉这个晓星尘。

宋岚好几日不出宫,这次一出宫就风风火火的来找挚友晓星尘。

[星尘,你看,街上这个少年好生清秀,不知是哪家的小公子。本宫要去会会他。]不顾挚友的阻拦就朝着楼下的薛洋喊话,忽视了晓星尘眼中眸光的抖动。

薛洋在路上听见有人喊话,抬头一望就看见如同璧人的两人。

一个雄姿英发,一个温润如玉。
甚是相配。心不刺痛是假的。

[小公子,要不要上楼上雅间喝茶。]宋岚发出邀请。
看着旁边晓星尘想要制止的目光,薛洋明媚地笑着道声好,就进了芳翠楼。

你不想的,我偏要做。

这笑脸落在了晓星尘眼中莫名的刺眼,不是有心悦之人吗?为何对别人笑得如此...如此好看。
晓星尘暗自恼怒。

[星尘,你怎的不说话..]宋岚印象中还未见过好友如此失礼,又自顾自介绍了起来,[本...我叫宋岚,旁边这位是晓星尘晓将军。]语罢。

[草民薛洋见过二位。]薛洋不是傻子,当朝太子的名讳还是知道的。

只是没想到此宋岚就是彼宋岚。

[星尘平日里没有这般不爱说话...怕是..]看着化身为木头的挚友,宋岚尽力解释并暗地里捏捏晓星尘的胳膊。

两个人的小动作落在了薛洋眼里,心里堵得慌,[晓将军与草民是旧识了。]暧昧不清又阴阳怪气的话从嘴里溢出。

晓星尘终于出声,[是啊,岚弟。薛公子目前在我府东院栖身。]

绕是宋岚再迟钝也明白两个人之间有什么问题,明哲保身的宋岚借口宫中有事匆匆离去。走时不忘与薛洋约着下次一起夜猎。

是夜,薛洋和晓星尘又一次无话回府。

薛洋觉得晓星尘没把自己赶出府真是太意外了。狠狠攥着手中的锁灵囊,暗嘲自己可要赶快找机会杀了这人。

薛洋苦恼,晓星尘亦苦恼。恼薛洋随随便便上楼与宋岚吃茶,恼薛洋竟不顾要寻得人答应和宋岚夜猎。

真是水性杨花。

晓星尘更恼自己好像待那个好像带着刺的少年与旁人不同。

宋岚只是随口掐了个借口想从压抑的雅间开溜,没想到刚溜出来就一语成谶。

打道回宫的宋岚知道了一个惊天消息,也想明白了一些事。

怪不得晓星尘十五年前要被强行送往边关,怪不得晓星尘总是护着自己,怪不得自己和晓星尘总有一些熟悉感....怪不得啊...怪不得..

晓星尘竟是自己母妃在与父皇生下自己前的孩子。

晓星尘原来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

而他的哥哥现在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变成了母妃的弃子。

宋岚想跑出宫告诉晓星尘,让晓星尘逃,可是他却挪不动步。

一个要成为天下之主的人要没有污点,而晓星尘就是母妃和他的污点。

宋岚想,我真自私。
我就是一个为了一己私欲而舍弃朋友亲人的人。

站在宫墙上敛了敛眼皮,默默看着晓星尘府的方向,好像听见了府中的刀枪哀鸣,看见了被血洗过的晓府,和晓星尘惊愕又宁静的眼神。

夜静谧着,深蓝成墨。看着远处一点突然变得火光冲天,宋岚别过头轻声说,[哥哥,希望你能原谅我。]

emmmm...将军晓马上就要下线了...

评论(10)
热度(16)
© 若水。 | Powered by LOFTER